您的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工投文苑
渐渐消逝的江苏盐都
发布时间:2019-03-27      信息来源:      发布人:liminghu      点击:

□  卢同根

“咱们工人有力量,每天每日工作忙……”每当响起这悦耳动听、宏亮醇厚的歌声时,人们就会知道,又有火车皮驶进坨地,工人们又要投入到紧张而繁忙的工作之中。

     这歌声传自著名的江苏盐都——猴嘴盐坨。这里是淮盐的主要集散地,负责全国16个省区的淮盐集运,支援国家建设,也保证这十多个省区、近2亿人口的食用盐需要。说她是江苏盐都是当之无愧的,也名符其实。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名气十足的盐都,近年来因大开发、大建设的需要以及内生不足等因素而退出了历史舞台,渐渐消逝在人们的视野之中。

     盐是国家之利器,生产生活之必需,受到历朝历代统治者的重视。起初,淮北盐民生产出的淮盐除了供给当地人食用之外,还要运送到外省供人们之需,这是社会需求和经济利益所决定的。1923年,陇海铁路修筑到海州,因资金紧张而停滞不前,便带动了大浦港的短期繁荣。大浦这个地方属于海汊,水陆兼并。在交通不发达的年代,自然成为淮盐集运站,成了坨地,通过水陆两路将淮盐运送出去,但规模不大。后来由于临洪河口泥沙淤积严重,大浦港无法停靠大船,加之陇海铁路向东拓展,一下子开阔了当权者的视野,便将铁路延伸一截,在猴嘴镇铺设了一条长1.3公里的复线双轨,至 1933年大浦盐坨便整体搬迁到猴嘴,猴嘴盐坨也就逐步兴盛起来了。

猴嘴盐坨每年运往外省市的淮盐数以万计。有数据可查的解放初期,每年达到10多万吨;最兴盛时期当数上世纪八十年代,年集销量达80万吨。猴嘴只是一个镇级建制单位,也正因为她是盐都,所以当年的云台区驻地才设在猴嘴。更为有趣的是因为淮盐的名声好、名气大,云台区一度曾改名为“盐区”,将“盐”冠名为县一级建制单位的政府,这在中国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不仅如此,也正因为“盐”的风光,盐区的火车站叫做“盐坨站”,而且一直沿用至今。

猴嘴盐坨三面环水,被盐河隔断,只有铁路延伸进来的南面可以进出车辆和人员。当然,聪明的盐坨人曾将靠东的河道上设置一只推拉桥便于职工进出上下班。这样做纯粹是出于管理的需要,防止盐斤流失被盗。猴嘴盐坨从空中看呈“非”字状,设有24个段位。所谓段位就是生产作业单元,也可以这样理解,在这个咸味十足的坨地里可以同时有24条盐船入坨卸盐。关于24段还有一段趣话。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棋圣聂卫平的名字响彻中华大地,全国掀起了围棋热,人们津津乐道地称聂卫平为 “聂旋风”和“聂9段”。9段是围棋界最高段位了。一次,人们在谈论这个话题时,一位憨厚的作业班长冷不丁冒出一句话:9段算什么?我们这里有个24段呢!说得大伙一下子愣住了,随即才明白过来,惹得大家哈哈大笑。是呀,那时正是盐坨事业的鼎盛时期,工人们怎能不为有个24段而骄傲自豪呢?

盐坨里最精彩的时刻当数“咱们工人有力量”音乐的响起。这首歌既大气又豪迈,音乐一出响彻整个猴嘴街,几乎所有人都能听到,也就知晓坨地里火车又来了,工人们又要忙碌了,新的战斗又开始了!一般情况下,“咱们工人有力量”连放三遍之后,就有一位声音宏厚的男高音播音员开始喊话:装车班组注意啦,一班,二班……,或地笼拉麻袋注意啦,三班,四班……。接着便将具体任务布置得清清楚楚。特别是“注意啦”的那个“啦”字拖得好长,让人感到亲切随和,印象深刻。工人们便从四面八方汇聚到坨里,投入到紧张有序的装卸之中。当然,刚解放时没有音响设备,那时靠的是传迅员跑步或骑着破旧的自行车挨家挨户去喊话通知,只有到了上世纪六十年代有了扩音设备,才改为靠喇叭广播通知。坨地播音员换过多少人,一茬又一茬,起初有赵斯德、张作平、王春雨等一批“老盐坨”,后来又有毕甫海、张彭年、丁建海等一批“新后生”。他们有着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嗓门大,声音宏亮,富有磁性,能传遍整个猴嘴街,既让人听见听懂,又使人悦耳舒服。曾有人调侃说,让他们当中任何一个人去市里当电台播音员都不会逊色。当然,这批人都是家喻户晓的“名人”,在以后的工作中都成了骨干。

猴嘴盐坨不仅有着盐的“白”色元素,天生也充满了血的“红”色基因。抗日战争时间,日本侵略者为了掠夺淮盐,占领了盐坨。而且在河东的吊桥口200米处建了一座面积300多平方米的“屯兵所”及附属设施作为管理机关,利用炮楼站岗放哨,欺压百姓。坨工们苦不堪言,纷纷抗争。最有影响的要数姚子贵。1942年,日寇在猴嘴东的富湾挖战壕, 40多岁的姚子贵也被抓来干苦活。一天,姚子贵饿着肚子硬撑着上工,四肢疲乏,不免动作缓慢,被一名日寇监工发现,就用拳头捣他,平时日寇打人打惯了,一时兽性大发,剩姚子贵没注意,又一把揪住姚子贵的衣襟,想来一个“日本掼”。姚子贵人高体魁,生性又暴,虽然没吃早饭,但心里早有准备,早就想教训这批可恨的“鬼子",便抽身拿起车襻,“啪”地一声抽过去,不偏不倚襻鞘落在鬼子的脸上,打得鬼子嗷嗷叫,令在场的中国人无不佩服,替工友们狠狠地出了一口气。这里也有伙夫张义路,因看不惯作威作福的汉奸,用计将汉奸骗到水塘边,以天气太热为其看衣服的理由让汉奸下水洗澡,最终将汉奸杀死。还有屠夫刘二,当老婆惨遭日军长武久夫施暴时,义无反顾地拿出屠刀将长武久夫捅死。这样的斗争故事还有很多,将永远激励着后人自强不息、奋斗不止。

盐坨,不仅有血的斗争,也有革命的关怀。19633月,全国人大委员长朱德同志乘专列曾到连云港市视察工作,专门接见了淮北盐场领导,对淮北盐场为国家作出的贡献给予肯定和关怀。朱委员长的专列就停靠在猴嘴盐坨,当时有许多民兵参与了保卫首长的任务。每每提到这些,盐坨人内心都会发出由衷的自豪和光荣。

“咱们工人有力量”这首歌曲在江苏盐都上空回荡了近50年,直到2010年坨地还断断续续有货物运出,但高音喇叭已经不在了,往日火热的战斗场面也不见了。时至今日,部分铁轨已被扒掉,取而代之的是一幢幢高楼大厦拨地而起。将来这里或许成为人们集中居住的生活小区,或许成为淮盐文化的传承小镇。但无论如何,都不会再听到那悦耳动听的《咱们工人有力量》,只能在每个人的心中默默地祈唱。盐都已经渐渐消逝,终将不复存在,留给人们的只是记忆中的坚守和对历史的回望!

 

【返回上一页】
利记网址